西工区委 西工区人大 西工区政府 西工区政协  
     
当前位置:首页 > 乐学西工 > 西工文苑

西工文苑

细雨里的歌
来源:本站  作者:陈亮亮    发布时间:2012-12-17 15:45:10
  【字体: 】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细雨淅淅沥沥,缠缠绵绵,好几天了,仍没有转晴的意思,让人莫名的些许烦忧。可是沐浴在秋雨霏霏的天际中,看着那如雾如烟,朦朦胧胧的雨水滑过苍茫大地,却别有一番滋味。下班了,外面秋雨仍下个不停,索性在办公室静静地待会儿。
在学习过传统文化的今天,心里对妈妈忽然有别样的思念。金灿灿的太阳,红艳艳的霞,最美的女人是妈妈……”广播里歌声响起,这一次我终于听懂了这熟悉又陌生的旋律。所有的一切都笼罩在模糊里,暗淡的光线,静谧的空气,窗外淅淅沥沥的雨声,造就了这安静并略感孤寂的气氛,不知是细雨的思绪融进了我的心怀,还是我心底的情丝被秋雨所昂扬?善感的心总是在这样的季节,追忆故乡,牵念亲人。这首歌唱妈妈的旋律在冬日的清冷里给我几许温馨,任由我的思绪慢慢地,静静地去品味如烟往事。
长不大的儿女,永不老的她。最美的女人是妈妈……”妈妈的生日是按阴历过的。信手翻着日历。好巧!妈妈的生日竟然跟我二十四岁生日在同一天。我出生的那一年母亲也是二十四岁。实在不敢相信年过半百这么老迈的词居然可以形容妈妈了。诗人说,人生是梦境,记忆深处,妈妈一直是停留在三十岁的。也许在那一年刚学会数数的我被别人问了太多次,你妈妈几岁了?”“我妈妈三十岁。也许是我更怀念妈妈美丽、年轻的那时:每次都是哼着小调在妈妈怀里睡得香甜。慈母的怀抱蓄满着爱,孩子睡在里面怎能不香甜?一转眼,将近二十年过去了,多么渴望一觉醒来,我还是那个拿着水彩笔,跟妈妈比过身高后在她衣服上画标记的小孩子;多渴望,我永远是长不大的乖巧的小孩子。不过在妈妈眼里,我的确永远是个没有长大的孩子。
端起靓汤想的是妈,放下背包梦的是妈,有妈妈天下不会塌,有妈妈心不再害怕……”歌声如泣如诉。有这么一个段子:对于妈妈,我们说的最多的话是:妈,我衣服在哪?”“妈,咱们晚饭吃什么?”“妈,我能出去么?”“妈,我饿了……”而对于爸爸,说的最多的话是爸,我妈在哪儿?不得不佩服网友的智慧,说出了为人子女的经典语言。妈妈,洗脚广告中的小男孩吃力地端着一盆水让妈妈洗脚,那份温情和孝顺感动了多少人,可在现实生活中,又有多少个儿女能够做得到呢?滴水之恩当以涌泉相报,而我们或许会对来自陌生人的一点关怀念念不忘,却对伟大的母爱熟视无睹,嫌她唠叨,嫌她琐碎,或因一些不足挂齿的小事而大发雷霆……然而,母亲却永远在一旁默默地支持我们,爱着我们。妈妈的唠叨,你可知是这世上最美的呓语?
就像那首诗里写的那样:无论我回或不回,妈妈的爱就在那里,永远——只增不减,不离不弃。
新二十四孝的标准推出了:1.经常带着爱人,子女回家;2.节假日尽量与父母共度;3.为父母举办生日宴会;4.亲自给父母做饭;5.每周给父母打个电话;6.父母的零花钱不能少;7.为父母建立关爱卡8.仔细聆听父母的往事;9.教父母学会上网;10.经常为父母拍照……孝心是没有标准的,但是这一条条看似轻松的标准,扪心自问我们真正能做到几条?我们的内疚在一次次等我什么时候,我一定怎么的决心中和父母一次次毫无怨言的知足中顿感欣慰,事实上年华虚度,我们追云逐梦却总是轻易错过很多回报母亲的机会,哪怕仅仅是陪母亲说说话,逛逛街,抚一下她鬓角的白发。我们总是在心底庆幸:还有下一次,没关系,下次我一定会补偿。殊不知,曾几何时,我们却再也没有了机会。
每一声呼唤都是诗,每一缕皱纹都是画……”他们总是那样容易知足,哪怕我许久才回去看他们一次。哪怕我匆匆而回不带一根线给他们!哪怕是中秋团圆夜,我滞留在外地,他们只能两个人听着外面的鞭炮,向往着别人家的欢庆与热闹,寂寞地等待着我的电话,他们也是那样的知足。他们总是说,他们的生活再好一点就可以让我们减轻一些负担……俗话说:儿行千里,母担忧;儿在外安心,母在家才放心,简单的言语,朴实的情感,诠释着母爱最本真的定义。
妈妈的恩情比海深,妈妈的恩情比天大,最美的女人是妈妈……”歌声渐行渐远。抬眼,不知什么时候,雨也停了下来。醉心于传统文化的大美,思绪轻舞飞扬,最想做的还是——先给妈妈打个电话。
沐浴着传统文化的洗礼,心中多了对妈妈的牵挂,感觉心中很温暖。
版权所有:西工区人民政府 流量统计:
Copyright (c) 2006-2008 All Rights Reserved. 豫ICP备11017836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