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工区委 西工区人大 西工区政府 西工区政协  
     
当前位置:首页 > 乐学西工 > 西工文苑

西工文苑

天路上的风景
来源:本站  作者:马继远    发布时间:2012-07-16 11:43:56
  【字体: 】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夜半时分,我们登上了西宁开往拉萨的火车。一夜沉沉,醒来,车窗外已晨曦微露。
急急地趴向车窗。外面,是荒凉的戈壁和沙漠,看不到任何生命的迹象,又并非一望无际,列车两侧不远处,就有两座连绵的山,苍劲、焦枯,烈火烧烤过一般,冷漠地伫立着。东侧的那座山,被朝阳镀上了金边,为荒山添了一丝生机。
问乘务员火车到什么地方了,答复,马上到锡铁山站,就快到格尔木了。这似火烧过的焦山,难不成就叫锡铁山?连名字都似金属!
没多久,车窗外的沙地上,开始不时闪过霜一样的白,还依稀闪过小溪和沼泽的影子。也有了人烟迹象,闪过几座厂房,可以看到钾肥厂字样。乘务员介绍,列车正经过的,是著名的万丈盐桥奇观。
到达格尔木前后,狭窄的小河谷里,生着几团绿色树木,让我眼前一亮。在这里,才真切地体会到,生活中能够抬头见绿,是多么可贵。
火车换了车头,驶出格尔木站,继续南行。路旁,仍是荒山、黄沙、戈壁。引人注目的,是一条看起来还算比较大的河,在平坦的沙地上,冲刷出深深的河沟,如同大地生出的皱纹。
过南山口,火车开始爬山了。山更多了,山色变得柔和而湿润。车上,不时有人惊呼,看到了雪山。乘务员提醒大家看昆仑山玉珠峰时,车厢内似乎一下子安静下来。窗外,数座白雪覆盖的山峰,巍然肃穆,莫名让人生出敬意。万山之祖的昆仑,真有种不言自威的神奇!
火车翻过昆仑山口,进入可可西里。车窗外,已经能看到大片微绿的草地,或大或小的河潭湖泊上,还能看到未融化的厚冰块。天气多变,雨水、雪花、阴云、蓝天、白云……不打招呼,说来就来。
从这片神奇广袤的无人区经过,寻找野生的藏羚羊、野驴、牦牛,成了乘客们最大的乐趣。那些野生的精灵,大概已经习惯了这条呼啸而过的游龙,都很安然地埋头吃草、嬉戏。因为过于急切地想看到藏羚羊的缘故,车上的人们,不时闹出指的笑话。
青藏公路和铁路相距不远,两条路不时地交叉、并行。火车上的人,很容易就能看到公路上奔驰的汽车以及路上发生的事故、养护公路铁路的工人……当我向铁路边一名工人挥手时,那名工人竟然看到了我的手势,也挥起了手臂……
他,应该和我一样激动吧?青藏铁路和公路,都被称为天路,不但因其高,还因其直。据说,站在路的某处向前看,道路就像直通天际。这神奇的天路上,景色壮美,更有一些寻常时候看起来再普通不过的人和事,因为处于离天最近的高原,便成了我们眼中难忘的风景。
火车在唐古拉山口站停下,同对面驶来的列车会车。
小站附近的几座山,坡度舒缓,看起来更像丘陵,让我觉得与唐古拉山的盛名很不相符。可站台上,却很显著地标注着此地的海拔:5068米。这些看起来并不很高的山,站在青藏高原上,就有了平原大山难以企及的高度。
进入藏北草原,已经是另外一番景象。放眼,皆是蓝天白云、青青牧场,成群的牦牛、绵羊悠然地埋头吃着草。河湖边,则不时看到离群独处的牦牛。列车上的我们乐了:牦牛中,原来也有如此有个性、如此特立独行的家伙!
没有看到放牧的藏民。在这高远辽阔的藏北,牛羊悠闲自在地呆在草原上,牧民应该很放心。或者,太阳已西沉,牧民大概都回家去了,只留下牛羊在这里怡然自得。
夜幕降临,车窗外,风景被黑暗完全淹没。拉萨,已经不远了。
版权所有:西工区人民政府 流量统计:
Copyright (c) 2006-2008 All Rights Reserved. 豫ICP备11017836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