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工区委 西工区人大 西工区政府 西工区政协  
     
当前位置:首页 > 乐学西工 > 西工文苑

西工文苑

怀想土地
来源:本站  作者:剑锋    发布时间:2016-08-17 08:43:47
  【字体: 】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作为农人的女儿,我从不热爱土地。
懵懂人之初,每逢农忙时节,村里的托儿所也放了假,父母便带我到地头去,玩够了蛐蛐、蚂蚱、西瓜虫的我,坐在树荫下极无聊,便会放声大哭起来,闻声而至的妈妈一边怀抱了我哄着,一边逗我说:将来长大了,想去上学,还是想来种地?我一边抽噎一边大声地说:我才不来种地!热死了!待到步入校门,果然不负父母所望,学习成绩一直名列前茅,每每妈妈喊了我去地里耍,我都以看书为由回拒。
然而作为农人的女儿,有时到地里去实在是不能推托的,譬如每年的暑期,妈妈都拉着我去地里摘绿豆,有时也哄我说去了不用干活,坐那儿给做个伴儿就行,事实上每次我都要承担起撑口袋的活儿,跟着妈妈的步伐从地的这头走到那头,毒辣辣的太阳晒着,让我恨透了怎么也摘不完的绿豆荚!最让我记忆犹深、耿耿于怀的,是一年的夏季,眼看一场大暴雨就要来了,父母一边急火火地把晒在房顶上的麦子拢到一起,一边唤我和哥哥撑口袋、装麦子,爸爸和哥哥还负责把装好的麦子一袋袋转移到安全的地方去,我心不在蔫地撑着口袋,想着未看完的故事书,父亲突然叫我说:快去寻点口绳!我立在当地,想了半日,真的不明白什么东西叫做口绳,当父亲送完一袋麦子回到房顶上得知我居然不知道啥叫口绳时,啼笑皆非地骂我:口绳都不知道是啥?将来还咋吃咋卷?一向被父亲宠溺惯了我的立即含了委屈的泪奔回自己的房间,任父亲事后百般哄劝都不理他,心想:若没有地,若没有麦子,若没有所谓的口绳,我哪里就挨骂了?
当然,土地带给我的也有温馨的回忆。儿时我和哥哥喜欢吃米饭,每次看到要吃米饭都会雀跃半天,父母为了满足我们的口舌之欲,专门把一块自留地种了稻子,现在还记得满地的村人,帮着我家拢畦放水插稻子的场景,站在绿油油的稻田里,想着香喷喷的米饭,心里居然生出一点点愧疚的甜蜜……
对于土地的记忆原本不多,虽然知道自己名下一直有那么几分地。直到有一日,妈妈拿了一张土地赔青款的存折交给我,不无感伤地说:咱村的地被占完了,以后地种了。儿时许多关于土地的记忆突然涌出来,我这农人的女儿,竟生出了失地的惆怅来……
版权所有:西工区人民政府 流量统计:
Copyright (c) 2006-2008 All Rights Reserved. 豫ICP备11017836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