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工区委 西工区人大 西工区政府 西工区政协  
     
当前位置:首页 > 乐学西工 > 西工文苑

西工文苑

别样方式别样爱
来源:本站  作者:杨海杰    发布时间:2016-04-08 09:28:20
  【字体: 】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人到中年,再聊起父母时,已没了年少的轻狂,青春的嚣张,倒是多了份依恋和亲近。
想起小学时写作文《我的母亲》,别的同学都是赞扬母亲的温柔、平凡和伟大,只有我开篇就写我的母亲非常厉害,导致同学们同情地问我:那是你后妈?你是抱养的?母亲的厉害源于各种规矩、家法,这对天性活泼的孩子是最大的约束了,她要求我学会独立,长大融入社会,才明白这些历练了我干脆果断的干事能力。
父亲在爱情面前表现得有些木讷。母亲和父亲吵了一辈子,有时吵得特别无厘头,比如争执天气预报明天是15度还是16度?我常纳闷,这样的爱情是如何度过纸婚牵手到金婚的?直到有天我对老爸说:妈做的饭菜越来越不敢恭维了。老爸附和道:唉,我都习惯啦,我心中窃喜,这个同盟军还是蛮靠谱嘛,谁知老爸话锋一转:你老了还不如她呢,顿时秒杀我的得意。言外之意:惹谁别惹我老伴。原来相对于玫瑰花和钻石般的爱情,朴实、简单的爱情同样不失魅力。
40年代出生的母亲好像与浪漫是不搭边的,可在我眼里母亲就是一个浪漫的败家女人。在80年代初,物质与精神都相对匮乏的岁月,母亲总在有限的生活费里拿出钱来订阅《少年文艺》、《儿童文学》等报刊,让我从小养成静静看书的习惯,并懂得书是最好的朋友,练就无论贫穷与貌丑都无所谓,有书就可以任我走天涯的心性。
一直认为女汉子是母亲的代名词,两年前母亲得了急性脑梗,让我们措手不及,原以为母亲会就此向命运低头,然而她积极配合治疗,病情稳定后躺在病床上说:可以回家看《梨园春》了!母亲不会很文艺范儿地说人生如戏生命是一场花开花落的话,她知道拥有健康是全家人的幸福。
从小在严厉的管教中长大,忘记母亲是否有过温柔,直到在阳台上无意瞥见母亲晾晒我儿时的布娃娃时,我眼角湿润了,仿佛看到她内心温柔的角落和母爱的柔光,温暖、煽情。
今天看着我的女儿,我决定在母亲的教育方式上改良工艺,让她多点小家碧玉的灵秀,添点大家闺秀的气场。窗外掠过一群飞鸟,我转身对爸妈说:你们带着我,我带着钱,咱们去春游吧!
版权所有:西工区人民政府 流量统计:
Copyright (c) 2006-2008 All Rights Reserved. 豫ICP备11017836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