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工区委 西工区人大 西工区政府 西工区政协  
     
当前位置:首页 > 乐学西工 > 西工文苑

西工文苑

融融亲情暖暖家风
来源:本站  作者:柳泉    发布时间:2016-03-15 08:54:03
  【字体: 】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岁月如梭。转眼又要到农历的二月二,屈指算来,敬爱的父亲已经离开我们五年了。
父亲是93岁高龄离世的,当时,朋友送了一副挽联:半世戎马南征北战心系航空卓著功勋,一生勤勉修身齐家情系丹青多彩人生。这副挽联正是父亲一生的真实写照。
虽然父亲离我们远去了,但是,家中厅堂悬挂的他亲笔泼墨的牡丹花鸟写意画,还依然朝夕陪伴着我们,似乎总能听到画中的鸟鸣,总能闻到画中的花香……其实,他留下的不仅有满堂的华彩,还有那传承下来浸润心灵的爱的家风。
早在解放战争末期,父亲随军挥师南下,在广东的军营里与母亲相识并结下秦晋之好。从此,母亲这个潮汕女就跟定了父亲这个山东汉,不管是上京城还是下贵州,走南闯北不离不弃,相夫教子侍弄家园。现今年轻人的爱情往往轰轰烈烈如醉如狂,而我父亲和母亲的爱,却如涓涓细流滋润在生活的每一天,让我们一出生就有了一个相亲相爱的家。
从我记事起,就从来没有看见父亲和母亲拌过嘴吵过架,夫唱妇随和睦相处了一辈子。平常的生活里,总是母亲做饭,但餐桌上的美味佳肴,还都是父亲掌勺,他们的锅碗瓢盆交响曲唱得优美和谐。在我的印象里,母亲除了同事似乎没有什么闺蜜,也很少出门,喜怒哀乐都是对着父亲诉说。父亲就是母亲的天和地,父亲写字,母亲研墨;父亲作画,母亲装裱;父亲读报,母亲织衣;母亲就是父亲的后勤依靠,午休后,都会有一杯冒着热气的茶在等着他,晒着太阳看着报纸,身边必会有切好的果盘,每天两针的胰岛素,都是母亲亲力亲为。
老同志,是风趣优雅的父亲对母亲一辈子的亲切称呼。记得烧煤取暖的年代里,冬日的夜晚,父亲总是拿把小凳子垫高母亲的脚,把自己的军棉大衣盖在母亲的腿上说:老同志,不冷了吧?因为他时刻想着母亲这南方人的感受。记得偶尔母亲做菜放盐多了,父亲就会调侃:老同志,今天卖盐的不要钱了吧?幽默的话语,总是逗得母亲合不拢嘴。
父亲曾经对我们说,没有你妈妈,爸爸就没有你们,也就没有这个家!正是带着这一份感恩的情怀,他们形影不离,相濡以沫。
多少年来,父亲的谆谆教诲总是响在耳畔:对外人要好,对家人更要好,因为陪伴你直到终老离去仍然记着你的,还是家人!这就是父亲贯穿一生的修身齐家之道。
当父亲和母亲都进入耄耋之年时,父亲对母亲的依恋程度越来越高,母亲住院,父亲一定要去陪伴;父亲住院,只要一天见不到母亲,就像隔了三秋。父亲最后住院的日子里,见着母亲,都会像孩子一样,握着母亲的手,不停地喊着老同志而哽咽泪流,此时的母亲已患老年痴呆无动于衷,只是拉着父亲的手,反复说着回家,回家吧。
然而,母亲再也没能把父亲拉回到家里,父亲去了,那天是农历的二月二……
父亲对母亲的爱,深深感染着我们,并在这个家里不断浸润着。如今,年届九十的母亲,全然没有了生活的能力,对世界也没有了认知,甚至对她的子女已视为陌生人,但她的儿孙们却对她视若珍宝,每天将她像孩子一样抱来喂饭,抱去解手,抱来看电视,再抱去睡觉。母亲偶尔的一个微笑,就是对子女的最大奖赏,偶尔的一句话语,都会让子女兴奋不已。全家儿女子孙,大大小小,就这样精心照顾着、呵护着母亲,让她感受到父亲的爱仍在延续,在流淌……
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在照料母亲的同时,子女们之间也互相传递着那看不见、摸不着,对家庭而言却是最重要的,这就是爱和亲情,它凝在骨子里,溶在血液中,融融亲情,暖暖家风!
二月二,我想对父亲说:放心吧,您的老同志一直被爱包裹着……
版权所有:西工区人民政府 流量统计:
Copyright (c) 2006-2008 All Rights Reserved. 豫ICP备11017836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