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工区委 西工区人大 西工区政府 西工区政协  
     
当前位置:首页 > 乐学西工 > 西工文苑

西工文苑

体味亲情
来源:本站  作者:王进峰    发布时间:2015-02-26 09:07:26
  【字体: 】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年,是追逐亲情、寻根问祖的季节,因而显得格外厚重亲和,越是接近年根儿,这种单纯质朴的回归感就愈加强烈。
姑妈,是我每年春节都要探望的亲戚,年幼的时候是一种讨要压岁钱、邀请夸奖关怀的嬉闹式走访,但后来已经演变为一种探询健康、体味亲情的自发性反哺行为。
做为一种亲属称谓,姑妈,记载着一种超乎寻常的亲情代码,姑与妈的衔接透射着近乎于母子之间的亲情,因而,才有了监狱中长期服刑人员最真挚的肺腑之言,姑妈是仅次于父母排名第二的至亲家属。当年作为待字闺中的娘家人,姑妈更多的身份是姐姐,时常被养活10张嘴的重任压的喘不过气,但至此也并未休止,甚至一次因为没有照顾好弟弟被脾气不好的爷爷拽落头发头皮,事后,操持生活的重任仍然被姑妈更加投入全身心的精力去继续履行着。
在民间重男轻女的传统思想充斥下,女性为那个物质匮乏的年代付出了太多,通常作为一个家族的女性会违心而自愿的牺牲个人利益,来为家族换取一定的物质利益,从而解脱一家老幼的生活困境,而姑妈也并不例外。意识也时常开叉,出嫁那天的荣耀似乎并未从此结束艰难的生活,脱下了嫁衣,系上了围裙,开始操持起另一个家庭的生活。
如果说婚姻是姑妈空间位置的转换,成为姐姐过渡到姑妈的一个时间节点,那么生子则是姑妈感情身心的全部转换,实现从内到外成为姑妈的一个决定性标志。姑妈前后有了5个孩子,也同时被赋予了另一个头衔——母亲,经济的和生活的双重压力迫使这位当时缺乏学习条件的妇女干起了的农村邻居们翻白眼的工作——拉泔水喂猪,印象中的姑妈总是踏着一辆满载着大小泔水桶且满车污渍的人力三轮奋力前行着,到夏天自己身上和家里的气味熏的路人掩鼻跑过,甚至忙的吃饭的时候也无暇清洗,白眼和冷遇始终没有撬动姑妈坚强的心,直至姑妈劳作至卧床两年后病逝。
姑妈的亲情散布于对娘家的全身心付出,弥漫于对婆家一家老小的悉心照料,因而,成为一种集聚长辈与晚辈、母爱、血亲姻亲于一体的众多亲情精华,超越和涵盖了人间众多的亲情元素而永伴我心。
版权所有:西工区人民政府 流量统计:
Copyright (c) 2006-2008 All Rights Reserved. 豫ICP备11017836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