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工区委 西工区人大 西工区政府 西工区政协  
     
当前位置:首页 > 乐学西工 > 西工文苑

西工文苑

俯看晴丝晓镜里
来源:本站  作者:吴言    发布时间:2015-02-26 09:06:57
  【字体: 】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早上对镜梳头,发现几丝白发银光璀璨。本想除之而后快,恶念闪烁数秒随即消散,心想这几根白发,也是不知沉默了多少年才闪亮登场,毕生荣耀尚未展现,所以要容得人家安然存在。
孩子就在我身旁,一边超级自恋地抚一下自己那黑得像乌鸦的翅膀、亮得像金龟子的背壳一样的头发,一边慈悲地赞美我说,妈咪若是老了,定然会是一个漂亮的老太太,满头银发,然后披一条红色的披肩……
仔细看去,自己的头发黑的依然漆黑,白的几根却凛然银白,全无一点犹豫和过渡。思忖头发自己尚且如此果断臣服,我就更不该悲悲戚戚遮遮掩掩了,且就披挂着这几丝白发,多一份对岁月的谦卑和敬畏。
记得自己小时候体弱多病,吃得很少,长得也寒碜。有亲朋好友来访,第一眼看见我大多都要惊呼:这孩子怎么这么丑,就像刚从锅台里烤出的馍一样,黄干焦脆!每每这时,母亲都会拉过我笑着说,不丑,不丑,五官端庄,眉清目秀,只是黑点瘦点而已……
人虽黑瘦,一头长发却丰茂,又黑又亮,多得散开了就像安琪儿的翅膀遮住大半个身子,扎起来就摇摇欲坠,似乎身体全部的营养,都被头发掠夺一空。到了十几岁的时候,学会了骑自行车,夏天的午后,洗过澡,穿着母亲做的宽摆棉布长裙,披散着头发,把自行车骑上两边都是麦田的缓坡,然后风一般地冲下来,听着裙子和头发噼噼啪啪地响,感觉就像一棵蒲公英,只要松开车把,裙子和头发就可以把自己带起来飞。
那时觉得青春就像一望无际的麦田,青了,黄了,明年一定会再次转青。有时对镜梳头,眼前银光一闪,心中如惊雷一般,以为头发突然白了。但只是侧一下脸就会发现,那其实只是亮得像镜子一样的头发,反射的一片阳光而已。如此的一惊诧一释然之间,就更加坚信,无论岁月怎样辗转,自己永远都会拥有漆黑的长发,就像大地拥有黑夜,不会改变。
然而是从什么时候起,自己一丝一丝地收起光芒,一点一滴地应付琐碎庸常的生活和工作,一次一次地缩减睡眠,从十小时到八小时,从八小时到六小时,终于偶尔看见有几根白发隐隐闪现。可也怪了,只要能够傻吃傻睡几天,白发就会神奇转黑无影无踪。但生活似乎越来越不允许自己有这样的奢望了,每天六小时的睡眠已算幸福,那几根白发,几经起伏,终于稳稳扎根,配享老而有尊的荣光。
此时站在镜前侧一下脸,再侧一下脸,确认那一丝银光并非阳光反射,依稀听见母亲的声音在笑着说,不丑,不丑,五官端庄,眉清目秀,只不过多几丝白发而已……
又依稀想起,母亲去世的那天,一向不会化妆的我为母亲画了淡淡的妆容。母亲躺在老家的土屋里,面容高贵、美丽、安详,那么多岁月的艰辛劳顿,那么多生命的痛苦磨难,都没有改变她与生俱来的气质。我抚摸母亲的头发时,才第一次惊讶地感觉到,母亲那头自来卷的头发,像绸缎一样柔顺,就像她一生的隐忍和慈爱。
那陪伴我的人已经走了,那需要我陪伴的人还在长大。昨夜陪孩子在公园跑步,撒开了头发任风吹着。孩子可能不觉得,那个在她身旁边跑边跳的人,风穿过的头发已经有几丝白了,她跑着笑着的时候,心中已有几丝悲凉了。
总有一天我也会老去。倘若真有另外一个世界,母亲等候在那里,见到我,肯定会像从前一样,笑着对亲朋好友说,看,我的孩子,她看我来了,长得可不丑呢,只是老了而已……
版权所有:西工区人民政府 流量统计:
Copyright (c) 2006-2008 All Rights Reserved. 豫ICP备11017836号-1